我的孩子开学啦我好激动好开心!广西四到六年级5月6号开学

我的孩子是南宁市五年级学生,明天就要开学了,今天忙碌了一天,检查和整理他的寒假作业、空中课堂作业以、各种居家检测及承诺数据真实性表。真的是又激动又紧张。

今天晚上在班级QQ群里开了家长会,具体内容分享给大家看看。先给大家看看满足入学条件的四个要求一一

人民法院依法惩处妨害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第二批)

被告人王某某(女)系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某药业公司临时聘用人员,与被告人陈某原系夫妻关系。2020年1月28日至31日间,王某某、陈某以每只5元的价格购进无生产商厂名、厂址、产品质量检验合格证的“三无”口罩后,在明知口罩产品质量不合格的情况下,按“KN95”口罩名义以每只10元的价格销往药店等处,共计销售口罩9800只,收取货款9.8万元。案发后,上述口罩均被公安机关扣押。经鉴定,涉案口罩颗粒过滤效率仅为6.7%,不符合“KN95”口罩国家标准规定的颗粒过滤效率要求(≥95%),为不合格产品。

——疫情期间哄抬口罩价格牟取暴利

2020 年2 月15 日,被告人计某某(无业)为获取大量口罩进行销售牟利,伪造浙江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印章及公文,冒充浙江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工作人员,以调研为名到浙江省嘉兴市口罩生产企业某洁净空气科技有限公司。其间,计某某了解到该公司生产的“KN95”标准的口罩全部被预定采购,获悉公司还有一条废弃的老旧生产线可以生产简易型口罩后,便要求重启这条生产线生产简易型口罩,并承诺其负责协调办理生产许可证,由政府直接采购该批口罩。该公司遂开始调配人力、物力组织简易型口罩试生产。2月18日,计某某为进一步取得公司负责人信任,联系嘉兴市电视台记者到该公司采访,后因记者怀疑其身份而案发。截至2月19日,某洁净空气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简易型口罩半成品5000 余只,造成经济损失7000余元,公司生产疫情防控急需物资的正常秩序受到影响。

案例3:王某某、陈某销售伪劣产品案

2020年2月12日,被告人王某某在微信群内发布销售医用口罩、额温枪(红外线测温仪)等防疫物资的虚假信息。被害人徐某某系江苏省南通市某医院ICU病房护士,接到驰援湖北的工作任务后,为减轻当地防疫物资紧缺的压力,准备自己购买一批医用口罩带到湖北。徐某某看到王某某发布的销售信息后,便微信联系王某某购买1500只口罩和2只额温枪,并告知王某某自己是医护人员,即将驰援湖北,所买的口罩和额温枪是准备带到湖北防疫使用。王某某骗取徐某某支付口罩订金2500元后,又以需付全款才能发货为由,骗取徐某某支付口罩尾款2900元和额温枪货款400元,共计骗取徐某某5800元。后王某某编造各种理由拖延发货,且不予退款,徐某某遂报案。

不要带电子产品进入校园,它会干扰我们那个红外线的摄像,(温馨提示:不要带那个电子产品进入校园里面也不能带热水瓶。)

3月27日晚,据报道,接到国家电影局通知,所有影院暂不复业,已复业的立即暂停营业,具体复业时间需等待国家电影局通知。

学生要按指定的路线进教室。上课时注意开窗通风不能交头接耳,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卫生方面头发、衣服要整齐干净,指甲不能留太长。

陈守仁与谢锋签署捐资协议后,向驻港公署送上100万美元的支票,将通过驻港公署向湖北省红十字会捐资,用于购买抗疫物资来支持前线的医护人员。

案例5 计某某招摇撞骗案

——药房为牟取非法利益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口罩

案例1:上海某工贸有限公司及谢某某非法经营案

国家电影局还积极组织优质片源,丰富电影网络供给,满足人民群众当前居家观影需求。

以后升国旗不再在操场改为在教室举行升国旗了,就不要做这种大型的聚会活动了,等疫情全部解除了以后,这些才会恢复正常。

被告人为非法获取口罩,在口罩生产企业加班加点生产疫情防疫急需的“KN95”标准口罩之时,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蒙骗企业在人手紧张的情况下调集人力、物力重启废弃生产线生产简易型口罩,不仅影响人民群众对国家机关的信任,还干扰了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对此类行为应依法从严惩处。

被告人谢某某系被告单位上海某工贸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实际经营者。2020年1月初,该公司以每盒5.125元的价格购入一批一次性使用无纺布口罩(规格:50只/盒),在公司网络店铺以每盒7元的价格销售。1月23日至29日间,谢某某将上述口罩的销售价格,陆续涨至每盒21元至每盒198元不等,累计销售1900余盒,销售金额17万余元,违法所得16万余元。

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单位上海某工贸有限公司和被告人谢某某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违反国家有关市场经营、价格管理等规定,哄抬口罩价格,牟取暴利,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均构成非法经营罪,应依法从严惩处。被告单位、谢某某具有坦白、全部退赔被害人经济损失等情节。据此,于2020年3月23日以非法经营罪分别判处被告单位上海某工贸有限公司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判处被告人谢某某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八万元。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今年90岁高龄的陈守仁祖籍福建泉州,是著名的实业家、慈善家和爱国华侨。他在当日的仪式上表示,此次以密克罗尼西亚驻港名誉领事的身份捐资,一方面是想感谢外交部和驻港公署多年来对其工作的大力支持,同时也希望这一点帮助能够加强中密两国的友好合作关系及两国人民的友谊。

浙江省平湖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计某某为牟取非法利益,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招摇撞骗,其行为构成招摇撞骗罪,应依法从严惩处。计某某曾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应依法从重处罚。计某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认罚。据此,于2020年3月11日以招摇撞骗罪判处被告人计某某有期徒刑十个月。

——诈骗援鄂医护人员财物

案例4:北京某大药房有限公司及郑某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

“陈守仁先生立足香港、深耕海外,但始终心系祖国,不仅积极投身国家改革发展、促进两岸民间交流、关心支持国家外交,而且乐善好施,急公好义,几十年如一日为国家扶贫、教育、文化等公益事业作贡献,这份拳拳爱国心、殷殷报国志,令人十分钦佩和感动。”谢锋代表外交部、驻港公署和湖北省,对陈守仁的捐赠表示感谢。他在致辞中指出,中国疫情阻击战取得阶段性胜利,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也在加快恢复,病毒是人类共同的敌人,疫情是需要各国共同应对的挑战。

在疫情防控期间,违反国家有关市场经营、价格管理等规定,囤积居奇,哄抬疫情防控急需的口罩等防护用品价格的行为具有明显的社会危害性,不仅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还制造或加剧了恐慌性需求,破坏社会秩序,严重影响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此类行为情节严重的,应当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需要注意的是,对于虽然超出有关价格管理规定,但幅度不大,违法所得不多,对疫情防控没有重大影响,不应当纳入刑事处罚范围,可以由有关部门予以行政处罚。具体到本案,被告单位及被告人在疫情防控期间利用口罩紧俏的“商机”,坐地起价,最高涨价幅度达28倍,违法所得数额大,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应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最后老师,请家长们多留意一下孩子心理变化心理方面的健康,毕竟疫情期间是个特殊的时期,而孩子正是身心发育的时候。

第二个要求:返校当天,学生的体温不能超过37度3,不能出现发烧、干咳、呼吸困难、乏力、腹泻等症状。

在校园内按照规定的路线行走在规定的活动区域内,活动不要乱窜。这是一定要遵守的,不管是上课也好,运动也好,都一定要保持好距离,不要认为哎呀我好不容易见到我的同学我太开心啦就互相拥抱,不可以的哦!要杜绝近距离接触!下课以后要自觉带好口罩保持距离。老师不可能监测到你,但你一定要有这样的安全警惕,这都是学校一再强调的,所有同学都要遵守。生命只有一次安全多么重要!

驻港公署副特派员赵建凯主持了当日的捐资仪式,外国驻港领团代理领团长、秘鲁驻港总领事以及来自西班牙、匈牙利、土耳其、马来西亚、柬埔寨、南非等国的总领事和商会负责人、中外媒体代表等出席并见证了是次活动。(完)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伪劣口罩

同学之间保持好一米的安全距离,排队进学校,不要拥挤,家长来接送孩子的时候也应该要戴口罩,并且在指定家长临时接送区排队,不要挤到校门口这边来。接完就马上要离开,不要在校门口那里逗留交谈,以免造成我们校门口这里的拥堵。

会议上建议孩子一定要把闹钟调好。如果晚上睡得很晚很晚早上起来就会很困难。早上起来完成首先要晨检,或者直接提前一个晚上完成完成晨检发到班群的小黑板上。建议孩子从今晚开始大家要调整好作息,回归到正常的我们学习状态,不能说来到课堂上依然在那里睡觉。

——向药店销售过滤效率严重不符合国家标准的“三无”口罩

此外,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等医用口罩属于二类医疗器械,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口罩,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还可能构成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但需严格把握“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认定,除涉案医用口罩防护功能不达标以外,还要结合涉案医用口罩的使用场所、人群等综合判断。如果涉案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口罩主要销往医疗机构、供医护人员使用,通常可以认定为“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如果涉案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口罩销往非疫情高发地区供群众日常使用,则一般难以满足“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要件。实践中,对于涉案医用口罩无确实、充分证据证明“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适用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存在障碍或者争议,但是销售金额5万元以上,或者货值金额15万元以上的,根据刑法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可以依照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定罪处罚;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非法经营等其他犯罪的,也可以相关犯罪论处。具体到本案,涉案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虽然防护功能不符合标准,但并非销往医疗机构、供医护人员使用,也无确实、充分证据证明“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故不构成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

被告人购进“三无”口罩后,以“KN95”口罩名义对外销售,且所提供的产品说明中亦注明产品为“KN95”无阀、“自吸过滤式防颗粒物呼吸器”,故本案对涉案口罩质量检验时采用了被告人对外宣传的口罩标准,按照国家标准GB2626-2006(呼吸防护用品自吸过滤式防颗粒物呼吸器)进行了鉴定。本案的社会危害性不仅在于涉案口罩的主要质量指标严重不符合国家标准,还在于被告人将劣质口罩销往药店。通常情况下,老百姓对从药店购买的商品更容易产生信任度,因此向药店销售伪劣产品也具有更大的社会危害性。对此类向药店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的行为,应依法从严惩处,以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安全。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王某某、陈某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销售颗粒过滤效率严重不符合国家标准的伪劣口罩,销售金额达9.8万元,其行为均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应依法从严惩处。王某某、陈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认罚。据此,于2020年2月25日以销售伪劣产品罪分别判处被告人王某某、陈某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第一个要求:广西区内学生要连续居家观察14天方可返校。(自4月21日24分算起)

被告人刘某某系河南某药业有限公司销售员,被告人王某系河南某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总经理。2020年1月20日,江苏省宿迁市某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区政府)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向宿迁市某医药连锁有限公司股东年某某采购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1月24日,年某某联系刘某某寻找货源。刘某某从王某处获悉河南省滑县一家庭小作坊(涉案嫌疑人另案处理,尚在侦查中)生产假冒“飘安”牌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二人商议由王某负责提供货源,销售口罩所得利润双方分成。1月25日,刘某某将王某购买的假冒“飘安”牌口罩30箱计30万只、假冒“华康”牌口罩24箱计21.6万只,合计54箱51.6万只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以24.9万元销售给年某某。年某某将上述“飘安”牌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30箱运送至区政府指定的某物流园仓库。1月26日,区政府工作人员发现口罩合格证生产日期为2020年2月6日且口罩质量较差,遂予以封存。同日,某连锁医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袁某将上述24箱“华康”牌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销售给宿迁市某镇人民政府、宿迁市某产业园管理委员会等单位。后袁某得知上述“飘安”牌口罩质量存在问题,便联系相关单位,收回尚未使用的口罩,并全额退还了收取的口罩款。2月1日,年某某向公安机关报案。经鉴定,涉案“飘安”牌、“华康”牌口罩均为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涉案“飘安”牌口罩的细菌过滤效率为40.1%至44.15%,涉案“华康”牌口罩的细菌过滤效率为50.3%至53.3%,均不符合产品标注的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的细菌过滤效率要求(≥95%),且两种口罩的口罩带断裂强力亦不符合质量标准,均为不合格产品。

家长要做好孩子方方面面的安全工作。比如说现在随着高温南宁准备进入汛期,要注意不给孩子去河边玩,防溺水事故发生。

学生在校门口会测量体温,疫情面前安全第一,在校门口这里就严格把关,进教室门的时候还要再测一次,学校门口的时候再测量一次,如果上课有不舒服会由老师带到隔离观察室,如果上课期间有孩子不舒服,老师会把孩子带到隔离室再检测一遍,所以。同学们一定要特别注意那个测温仪,它感应比较敏感,不能带电池和酒精和热水瓶去学校。下午体温比较高的时候检测仪可能就警报了,所以下午的时候有可能学校就不用那个红外线的测试仪器量体温了,直接就用普通体温计。

本案销售金额为16万余元,即便涉案口罩经鉴定属于不合格产品,若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定罪,销售金额在5万元以上不满25万元,依法应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的幅度内量刑;若以销售伪劣产品罪定罪,销售金额在5万元以上不满20万元,依法应在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的幅度内量刑。根据“择一重罪处罚”原则,应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定罪处罚。

第三个要求:返校前一天邕易小程序广西健康码为绿码(由家长替孩子申请)。

第三大点:上学的流程,每天入校前量好体温,有下面情况不要来:超过这个37度3并且有咳嗽乏力腹痛这样子身体不适的话就先不要来学校,家长一定要先报告老师再由老师再上报给学校。

——冒充省卫健委工作人员到口罩生产企业招摇撞骗

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刘某某、王某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伪劣口罩,销售金额达24.9万元,其行为均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刘某某、王某在共同犯罪中均系主犯,刘某某作用大于王某。刘某某、王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认罚,且全部退赔被害人经济损失。据此,于2020年2月28日以销售伪劣产品罪分别判处被告人刘某某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六万元;判处被告人王某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四万元。

第四个要求:返校时必须提交《居家观察期间填报有关信息真实性承诺书》

祝:全国的孩子们健健康康,学习进步。

案例6 王某某诈骗案

被告人郑某某系被告单位北京某大药房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2020年1月底至2月初,郑某某明知其采购的1万个“3M”牌9001型口罩及其下属采购的5万个“飘安”牌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均无资质证明、检验合格证明及出库票据等材料,且公司员工及消费者反映口罩质量有问题,仍指示被告单位位于北京市的多个门店对外销售,销售金额达16万余元,销售所得均归北京某大药房有限公司所有。经鉴定,上述口罩均为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

案例2:刘某某、王某销售伪劣产品案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生产、销售伪劣商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的规定,实施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犯罪,同时构成侵犯知识产权、非法经营等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被告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口罩,如口罩系不合格产品,在同时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和销售伪劣产品罪的情况下,应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本案销售金额达24.9万元,若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定罪,因销售金额在5万元以上不满25万元,依法应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的幅度内量刑;若以销售伪劣产品罪定罪,因销售金额在20万元以上不满50万元,依法应在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的幅度内量刑。两罪比较,后罪处罚重于前罪,人民法院以销售伪劣产品罪定罪处罚,符合司法解释关于此类情形“择一重罪论处”的规定。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单位北京某大药房有限公司和被告人郑某某为牟取非法利益,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疫情防护用品,销售金额较大,其行为均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被告单位、郑某某认罪认罚,但考虑到本案发生于全国疫情防控形势严峻的关键时期,应依法从严惩处。据此,于2020年3月26日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分别判处被告单位北京某大药房有限公司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判处被告人郑某某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